排污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污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瑞昌第一村靠江吃江

发布时间:2020-03-02 11:37:56 阅读: 来源:排污阀厂家

瑞昌第一村靠江吃江?

一条采砂船,一天能赚好几万

有证和无证勾搭 一起混战江中

朱湖村采砂。

吸砂回来的船。

晨报暗访组

长江采砂由来已久,尤以九江段为甚,上有湖北省的新洲,中有九江县的江州,下有彭泽县的棉船和马当矶迂回阻隔,水流时急时缓,砂石易于沉积,因此九江段砂石品质好,价位高。

近年来,随着经济建设步伐加快,建筑用砂需求激增,砂石价格持续走高,在暴利驱使下,越来越多的人进入采砂行业,肆意开采已直接危及航道与长江堤防的安全。

瑞昌市码头镇朱湖村紧依长江,素有瑞昌第一村美誉,该村投资56万余元修建农民文化活动中心,新建停车场,硬化村道,安装路灯,聘请保洁员

早在上世纪末,朱湖村与周边村一样,村民都过着靠江吃江的清贫日子,然而采砂的出现,赋予了朱湖村靠江吃江另一层含义,也造就了朱湖村今日的繁华。

打架打下来的采砂场

朱湖村是一个美丽富饶的村庄,坐落在赤湖湖畔、长江以东、五山以北。整洁的村庄建筑彰显着村民富裕的生活,村里有街道、停车场、休闲广场、灯光球场等一系列活动中心,随处可见的花坛与道路两边的苗木与垃圾桶拂去了乡村气息,让人丝毫感觉不到这是农村。这就是记者走进朱湖村后的第一感受。

细数朱湖村的发家史,长江的砂石占据了主要原因,采砂让朱湖人在瑞昌当地留下了一个有钱村庄的印象。

朱湖人都是一群有钱人,他们在长江采砂,不晓得发了多大的财。而且他们非常团结,当地政府都没办法管。在记者从瑞昌赶往码头镇时,同车的一名市民说出了他对朱湖人的印象。

在外人看来,采砂是一个暴利行业,也是朱湖人发家的捷径,但是在朱湖人眼中,这只是靠江吃江的另一种形式。

我们靠近长江,当然要靠江吃江,能在这里采砂的,除了国家的砂石公司和我们朱湖村人,其他人谁都不能来,哪怕是瑞昌人都不行,因为这是我们打下来的砂场。在朱湖村附近一个砂场工作的村民告诉记者,他们曾经跟江对面的湖北武穴人打了四五次架,伤了很多人,还与其他一些想来这里采砂的人打了几架,最终朱湖人都获得了胜利,直到今天也没有人敢染指这里的砂场。

只有朱湖村人能在这里采砂,那他们的规模到底有多大?据这位村民介绍,之前他们村有30多条船,后来相关单位抓了几次,一些船被拆解了,只剩下20多条,然而这些船,外面一些老板也有股份。

这几年,我们村里有钱了,砂石的价格也越来越高,所以我们村就不允许别人参股,去年花钱买了20多条1000多吨位的船,没有让任何一个外村人入股,都是我们自己出的钱。该村民说,被他们赶走的那些人就只能到长江码头镇段上游的一些地方去开采,大概也有20多条船。

他们那边砂石没有我们这里多,而且只能晚上偷采,不像我们这里,白天、晚上都能开采。村民介绍,他们村现有采砂船四五十条,基本每天都在江上吸砂。

给检查人员面子才停采

同是长江码头镇水域,为什么对私自采砂的打击力度有所不同,这其中存在什么猫腻?为了解情况,记者以买砂者的身份来到村民所说的砂场,其中一栋房子上挂着码头镇朱湖村老鼠尾江边货场的牌子,在房子后面,是一堆堆有十多米高的砂子,其中一些传送带上还在不停地将砂子往上堆。

沿着货车开过的大路,绕过这些砂堆,在一处较高的地方,记者看到江边停了一些满装砂子的船,另外有些机器则不停地将砂子铲上传输带,让它堆在岸边,而这些就是等待出售的砂子。

就在记者观察时,一艘采砂船正在江中吸砂,没过多久就满载着砂子开回岸边。整条船上有两名工作人员,一个开船,一个吸砂,当船一靠近码头,岸边的一个人便迅速打开机器,将砂子从船上转移到岸边。

这艘船只能装200多吨砂子,一两个小时就能采满一船。在岸边一名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记者看到好几艘正在江面上吸砂的船。那些也都是我们的船。

我们这里一共有4家采砂场,一家是黄沙砂石公司,另外3家则是我们村里人开的。工作人员解释说,3家私人开的砂场都挂靠在砂石公司下面,所以基本上没什么事。他们开采的砂子有时候也会以低价卖给公司,然后以公司的形式出面卖给别人。

这里采砂合不合法,有没有人管?一位曾在朱湖村居住过的村民坦言,之前瑞昌市政府曾经成立了一个禁采办,但不知从何时起,禁采办无缘无故撤销了。

而砂场一名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表示,虽然砂场内有正规的采砂公司,但每天还是有人来查,不过就算有人查,他们行动之前也会有人告诉我们,我们就让船停下来,给他们点面子不采。因此在朱湖村白天、晚上都能开采,而在码头镇上面一些地方则只有晚上偷偷地采。

几条船每天收入几十万元

正规的砂石开采公司与私人的开采场混在一起,确实给偷采者提供了安全与便利,但是这正规的砂石公司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其实他们这么做是因为利益的驱使,按照我国相关采砂条例,对于每个采砂点都有采砂总量的规定,每年只要达到这个数量,就不允许继续开采。一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现在各地都在开展城市建设,对于砂子的需求越来越大,再加上受市场经济的影响,砂子的价格也越来越高,所以这些正规采砂公司会与私人合作开采,抽取一定提成。

这样的做法,一些私人老板也能接受,毕竟被抓到可能就会面临巨额罚款,甚至是收缴采砂船的危险。该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即使被抽了提成,这些私人采砂老板也都发财了,一个个都成为当地的暴发户。

在码头镇朱湖村老鼠尾江边货场附近的采砂场,记者找到了一名采砂老板,当以混凝土公司业务员的身份出现在这位老板的面前时,老板非常警惕地询问了是哪家混凝土公司。

我们这里黄砂24元一吨,细砂11元一吨,但是要你们自己出车费。经过几番询问后老板介绍起了业务,他有三四个砂场,每个砂场每天可以产一千多吨黄砂,细砂则是要多少有多少,一条船一天几千吨根本没有什么问题。

按照这位老板所说,他有几条船,估算一下,他每天的毛收入则将近几十万元,那他的成本又是多少?据当地一名知情人士透露,采黄砂的成本并不高,例如采集九百吨黄砂,一条功率稍微大一点的船只需三个多小时就能装满,在市场上能卖到近两万元,而它的成本价则只需要3000元左右。

细砂的成本则要高许多,采得越多成本就越高,但是好在细砂的储存量大,所以获利也不小。该知情人士说,村里很多人在采砂的时候,还会淘金,他们村有一个人,跟另外几户人弄了一条采砂船,不到一年的时间,淘出近500克黄金。

非法采砂是名副其实的一本万利,而乱采滥挖带来的祸患则无法估量。本报将继续关注疯狂采砂背后的管理问题。

西安普瑞眼科医院

成都武侯军盛癫痫医院

邯郸燕赵中医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