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污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污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服装设计师MashaMa从设计师到企业家

发布时间:2021-01-08 10:20:09 阅读: 来源:排污阀厂家

给设计师Masha Ma勾勒素描并不太难——一大片头发遮住半张脸,粗粗的眼线下,一条眼睛斜斜地望过来。她给人的最初印象是锐利而冷漠的,就像她的设计作品,明朗的线条和廓形下隐藏着层层叠叠的繁复设计,拒人于千里之外。

她说话不算少,但没有寒暄,也不会浪费时间闲聊,顺着提问就直奔主题,语速很快,答毕立马刹车,效率极高。在圈子里,人人都叫她Masha Ma,反倒再也不提及她的中文名字。而她也甘于躲在英文符号里,享受着远离主流的一方自在天地。

在年轻一代设计师中,Masha Ma形如被光环笼罩的特殊存在:她有很好的家庭背景,妈妈任职联合国,父亲是大学教授;生在北京,成长于上海,16岁就远赴伦敦求学,立志成为像Alexander McQueen那样优秀的设计师。2006年获得英国中央圣马丁艺术设计学院女装设计学士学位后,Masha Ma继续在圣马丁攻读女装设计硕士学位,而两年后的圣马丁学院毕业秀上,她成为5年来唯一获得参加该毕业秀资格的中国学生,毕业作品也被伦敦时尚买手店b store购入。其后,Masha Ma连续三年征战伦敦时装周,从去年起移师巴黎做秀。

在中国媒体眼中,她是最早留学海外、在海外做秀,且接受了完整美学教育及市场训练的精英。师从露易斯·威尔逊(Louise Wilson)教授的经历,也成为她履历上的另一大亮点。露易斯·威尔逊以雷厉风行著称,曾将应聘圣马丁打版师的亚历山大·麦昆招进了女装设计系。可是,正当众人开始期待Masha Ma能够为“中国设计”代书之时,这位富有才气的年轻设计师感到了一丝迷惘。

“中国时装需不需要通过中国元素来表现中国性?”“我们这一代需要将代际特征带入设计吗?我们这一代有什么特点?或者代际特征本身就是虚妄的?”快毕业时,Masha Ma和时尚写手叶滢在伦敦有过一次深入对话,她连续抛出数个盘桓心中的疑问,可见压力不小。

11月2日晚,以“风格无界”为主题的第六届ELLE风尚大典颁奖典礼在乌镇落幕,作为当晚第一个奖项“年度华裔设计师”的获得者,Masha Ma在后台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当记者重提这段往事时,她平和地应对道:“这些问题现在已经没有了追问的必要,因为我的方向已经明确了,自己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世界的才是中国的”

Masha Ma擅长立体剪裁、拼接设计,其作品常常有着类似雕塑感的廓形,曲线自然完整。也有人形容她的风格偏摇滚、暗黑,就像设计师本人一样,永远酷酷的、一身黑、歪着头、涂着大红唇膏。她曾是个摇滚女孩,穿梭在北京的酒吧中,喝着烈酒,听着朋克的音乐,自带一股伦敦街头的叛逆味。

在Alexander McQueen品牌实习期间,Masha Ma的个人特征得到进一步放大。她学习麦昆的立体化剪裁,逐渐形成了“线条清晰、层叠繁复”的造型习惯。同时她也从当代著名解构主义建筑师弗兰克·盖里身上取经,连续好几季以他为灵感来源。她借鉴弗兰克·盖里以断裂、倾斜的结构打破常规建筑秩序的手法,在设计中以金属为布料再扭曲成型,不拘泥形式,不拘泥任何材料的运用,希望找到一种表达“现代性”的新手法——有质感,又并非奢侈。

在2013年秋冬系列中,Masha Ma采用3D打印耳环作为装饰。“我一直想在奢华和现代性中找一个平衡点,3D打印耳环平平的,很有质感,同时深具现代性,”她解释。而她2014春夏最新系列则取名“奢华的达达主义”,在最基础的单品上,融合了柔美的女性线条、钉珠的摇滚概念,辅以敏锐的颜色,那股“现代性”不自觉地跑了出来。

Masha Ma介绍,“奢华的达达主义”这个概念实际上是在巴黎吃饭时,与之合作的图形设计师奈维尔·布罗迪(Neville Brody)想出来的。“‘达达’其实本身是最不奢华的,而是躁动的、乱的,很街头的,所以在这里取的不是‘达达’的颠覆,而是取其中平民化的因素,也即‘奢华的平民化’。”她介绍,这季的设计中暗藏了许多细节,希望通过类似于刺绣、拼珠这种很具有达达主义思维的拼列方式呈现材质和手法的奢华。

从去年开始,Masha Ma离开大本营伦敦,转战巴黎时装周。“我一直在求变,在突破”,她解释从伦敦到巴黎的旅程,也坦言巴黎对服装的要求更为完整,“但我绝对不会迎合巴黎,”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我没办法强求别人喜欢我,我只需要把心目中的女性做出来就好。”她一脸的不在乎。

被贴标签是Masha Ma极为反感的一件事,因为她从不觉得自己是“伦敦的”,或是“巴黎的”,“我只希望全世界任何一个城市的女性都能在我的设计中找到自己的参照,所以我呈现了巴黎女性优雅的线条、纽约的颜色、伦敦的手工艺”。同时,她也反感于外界加诸她的中国设计新锐身份,认为设计就是设计,没有国别之分。“‘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这句话给上个10年,‘只有世界的才是中国的’这句话给下一个世纪。”她说得豪气。

在Masha Ma看来,中国设计已经逾越了依靠中国元素吸引世界眼球的阶段,她本人则更习惯以“取意不取型”的方式去呈现骨子里很“中国”的一面。譬如在2014春夏系列中,她用丝绸的飘逸、烟熏的颜色和层叠的空间感表现女性的线条,虽然运用了西式的剪裁手法,但旗袍女人的韵味犹在。“就像西方绘画和国画永远不同,”从小习画的她解释,“西方绘画是可以从中看到很真实的、像照片一样的图画,但中国的风景画从来都是二维的,从来不会体现画者对实景的反复再现,而是更多体现绘画者对意境本身理解这一方面的表达”。

从设计师到品牌

在时尚界打拼五年的Masha Ma,如今在设计中还保有敏感和浪漫,但为人处世更像是个精明的企业家,心无旁骛,朝着目标坚定前行。她是最早聘请个人公关的独立设计师之一,也乐于与明星交友,热衷“百变造型”的尚雯婕就是Masha Ma设计的忠实拥趸,曾亲赴巴黎秀场为她助阵。

今年上半年,Masha Ma参与了中美设计师交换项目,前往纽约探访美国时装行业的各个环节,也学到了纽约的一些市场架构和大小公司及零售公司的状态。“他们的系统非常成熟,操作起来速度非常快,不浪费时间,并且也非常专业。”她羡慕地说。

回国后,她把她的商业计划做到了2020年,用她的话说,关键是要从一个设计师转型成一个品牌。“我觉得做设计师可能大多数人都可以,但是做品牌一定要有认知度。”她直言。不久前,Masha Ma在中国发布副牌Masha Ma Studio,希望建立起更稳定的企业结构。副牌针对相对年轻的消费者,设计上和价位上都更具亲和力,而她的主牌则更冷峻、奢华。

在中国市场亲力亲为,但Masha Ma并没有放弃欧洲市场,基本上每个月都往返跑。如果在中国,她五点就得开始处理巴黎办公室发来的邮件,不到晚上十点不会下班,有时一连七天都是如此。“两个市场我都看重”,她说,“但之后可能会在欧洲那边多放一点时间,因为中国这边团队已经架构了起来。”

目前,她的上海工作室大概有550平方米,40名员工,还不包括一些学生。“我觉得当工作室超过一定人数时,就会有统筹上的问题,要有人员架构和工作安排,不是每一件事都一定要自己来做,但一定要学会怎样去安排时间”。Masha Ma还告诉记者,如今她目标明确,并努力朝着那个方向踏实前行,没有精力和时间再去烦恼诸如“代际特征”等旁人的设问,“那都是别人的阐释,与我无关”。

北京治青光眼的医院排名

青岛医院眼科哪家好

武汉的老西医治白癜风的专科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