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污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污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短短半个月3位大屠杀幸存者离世【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3:34:13 阅读: 来源:排污阀厂家

其中李高山老人曾参加南京保卫战;目前登记在册的幸存者已不足百人

见证者正在凋零,我们记录这些为历史存证

刘庭玉、李素云、李高山,3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历史见证者 ,半个月来相继去世,令人无比痛惜!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

现代快报/ZAKER南京记者 蔡梦莹 韩雨霁 鹿伟

参加南京保卫战,两次死里逃生

根据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官微消息,2月25日18时38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高山老人因病在家中离世,享年94岁。他曾说:“我做证人有说服力。千万不要忘记过去,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现在要世界和平,不要战争。”

李高山,生于1925年,曾参加南京保卫战。1937年12月13日南京沦陷,李高山于第二天在挹江门内马路边被日军缴械,成了俘虏。几百人被日军反绑着手臂,天黑后押到八字山公馆的几间洋房里。后来,日军用机枪从窗口向房内猛烈扫射,大部分人被当场打死。李高山身上、脸上溅满鲜血,但未受伤。

后来,日军又向死难者身上浇汽油并放火点燃,李高山和其他活着的人顺着楼梯向二楼逃命。躲过一劫后,他五天五夜未吃东西,后来还是被日本兵发现。与他同时逃难的5个人都被日本兵当场杀了,只有他被带到了日军的部队,为日军做苦力。就这样,他两次从日军的枪口下死里逃生。

“愿天堂没有苦痛!”得知老人离世,网友纷纷在微博下表示哀悼,希望老人一路走好。

诵读抗战家书前,他坚持起立敬礼

2017年12月9日,南京“抗战家书”征集暨诵读“抗战家书”活动收官,李高山老人也参加了活动。

当时,李高山老人头发花白,坐在轮椅上,走路需要家人搀扶。在诵读活动现场,本来坐在轮椅上的他,坚持要给观众敬礼。在家人的搀扶下,他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缓缓地举起右手。此时,台下响起掌声,为这位当年挺身而出、奋起抗争的老兵鼓掌。

“窗外绿野满眼,流水人家,下午二时三十分到南京下关站下车 ……”李高山老人一字一句地诵读着《刘宗歆致妻书》,语气铿锵,富有感情。

为躲避日军,她剪短发装成男孩子

除了李高山,2月还有两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离世,其中一位就是享年96岁的李素云老人。2月11日下午3点,李素云因病去世,老人的亲属不想在春节前打扰纪念馆,直到2月26日才告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并让公众知晓。

根据官方微博,就在老人去世前10天,纪念馆副馆长陈俊峰和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的工作人员曾前去医院慰问老人,“没想到10天后老人就永远离开了我们……”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李素云1923年5月28日出生,1937年日军攻入南京城后,李素云全家先逃到浦口东门,不久后又逃到浦口郊外的窑洞里。她的父亲和叔叔被日军抓去做苦力,父亲侥幸逃回家,叔叔从此再无音讯。她的母亲被日军打伤,一年后去世。李素云当时14岁,为了躲避日本兵,她在脸上抹灰、剪短发,装成男孩子。之后她和姨娘躲进金陵女子大学难民收容所,得以幸存。

同样在春节前、李素云老人去世前一天,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刘庭玉老人离世。1937年冬天,刘庭玉等人在船上听见有人喊救命,四人前去查看,结果三人被日军打死。

幸存者不足百人,他们为历史存证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既是战争的受害者,又是历史的“活证”。随着时间的推移,幸存者日渐凋零,但历史不会逝去。截至目前,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

如何最大限度地抢救证言?如何给幸存者更好的晚年生活?……这些年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一直在努力。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张建军介绍,为了抢救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历史记忆,去年3月左右,馆里邀请摄影师给30户有意愿的幸存者家庭拍摄了全家福。去年夏天,又请南京城市摄影队的10位摄影师,为当时登记在册的100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拍摄了完整的影像。这些都是非常珍贵的资料,其中一些资料在展陈中可以看到。

为了抢救性采访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纪念馆与南京大学开展合作,对当时健在的、对南京大屠杀有清晰记忆且身体状况良好的50位幸存者,进行口述史调查与采访。

在生活方面,政府部门提高了相关的慰问标准,并对有意愿的幸存者家庭设施进行了适老化改造等等。

“当年的南京大屠杀惨案,除了幸存者,还有一些亲历者,我们计划今年清明节前后,启动相关的查证了解,以打捞更多的历史性记忆。”张建军透露。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副会长、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原馆长朱成山也在从事相关工作。他告诉记者,一方面会用资料库的形式把这些幸存者的口述史永久地保存下来,另一方面也会鼓励幸存者的子女走向社会,讲述幸存者的故事。“子女跟父母生活了几十年,是和他们最亲近的人,由他们走向社会阐述那段历史,也是对那段记忆的一种保护。”朱成山说。

给每位抗战老兵拍口述历史的影像

与此同时,另一个特殊群体——抗战老兵也在逐渐离我们远去。根据南京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联盟统计,随着李高山老人的离世,截至目前,登记在册的南京地区的抗战老兵仅剩53位。

“这两年,老人们走得很快,每年都会有十几位离世。”南京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联盟创始人之一钱肖松告诉记者,2018年刚开年就已经走了四五位老兵了,因此志愿者联盟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将他们永远留下来,“我们正在给每位老兵拍一份口述历史的影像,与此同时将继续陪伴在老兵身边,给老兵送去温暖和快乐,陪伴老兵有尊严地走完最后的人生历程。”

6合至尊app

摩卡骑士破解版

天天爱闯关2内购破解版

未来机甲决战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