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污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污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从13层坠楼还好性命无虞医药费没结清被困在医院【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5:11:47 阅读: 来源:排污阀厂家

5月12日,48岁的平遥人胡师傅来到本报求助。他身材瘦削、拄着拐杖,需要人在一旁搀着。半年前,他还是一个健康的人,在工地上打工。但现在,由于欠着2.7万余元的医药费,他一直住在医院,没法出院。不幸发生在2016年11月13日。当时,胡师傅在太原一家建筑工地干活,由于没有防护网,他一脚踩空,从13层摔了下来。幸运的是,经抢救胡师傅性命无虞。“之前治疗费用是劳务公司给出的,但一直没有跟医院结清,也不给我生活费。”胡师傅很是发愁,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能再从事体力劳动,将来会怎么样,还是个未知数。欠下的医药费该谁出?如果其他人遇到类似情况,该怎么办?连日来,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防护网暂时撤了,他从13层跌落

胡师傅家是平遥的,家里有8亩玉米地,除了种庄稼,他就靠农闲时打工挣些钱,小日子过得还算不错。2016年冬天,经亲戚小王介绍,胡师傅来到太原市长风东街的一处建筑工地干活,对7至14层楼进行二次结构施工,具体工作是植钢筋。“已经到11月份,天气很冷了,我想着尽快干完,好拿到工资,暖暖和和在家里过冬。”胡师傅说。11月13日,胡师傅做完12层的工作,上到13层,想着就快干完活儿了,没想到一脚踩空,从楼里的民用电梯通道处掉下来,直接落到一层。“原本每层都有防护网,但当时为了糊水泥,防护网暂时撤了。我一落到底,啥知觉也没有了。”起初,楼下工友听到动静,还以为是扔东西下来,抗议了几句。后来,同在13层干活的工友听不到胡师傅的动静,才发现他不见了,赶紧寻找,最终在电梯通道底层发现了已经不省人事的他。胡师傅的儿子也在工地,由于着急救人,当时也没报警,只是赶紧打了120急救电话。随后胡师傅被送往煤炭中心医院抢救。

经过治疗恢复,身体依然不便

在煤炭中心医院,医生的初步诊断结果是失血性休克,左肱骨干开放性骨折,右肱骨粗隆、股骨干及股骨远端骨折,右侧第3至6侧肋及第4后肋骨折,腰部2椎体压缩骨折,坐尺、正中神经断裂,左侧桡神经牵拉伤,以及鼻面部皮肤裂伤,全身多处软组织伤,需要进行全身多发开放性骨折切开复位内固手术,左上肢神经血管探查术和鼻面部皮肤裂伤清创缝合术。事发后,胡师傅的妻子从村里赶来,“妻子原本在村里一家饭店干活,我受伤后,为了陪护我,她也不能去挣钱了。”胡师傅对记者说。胡师傅的左臂完全没法活动,煤炭医院初步鉴定是左臂神经三处撕裂,当天做了内固定术,但医生鉴定有臂丛神经断裂,而且不轻,但煤炭医院缺乏神经方面的专家。胡师傅的家人到处打听,辗转太原、北京两地,最后通过太原长城医院找到北京一名神经损伤方面的专家。2016年12月20日,胡师傅在北京确诊臂丛神经撕脱。2017年1月14日,请来北京的专家,在太原长城医院做了臂丛神经手术。由于断裂时间过长,肌肉已经开始萎缩,最后取小腿上的神经来接续。随后,胡师傅开始了漫长的恢复期。现在,虽然过去3个月,但他的手、臂仍无力弯曲,腿还不能着地,大小便都不方便。“现在都靠爱人照顾。以后能不能恢复,能恢复到什么程度,生活能否自理,都很难说,但劳动能力肯定是恢复不了啦。而且自从手术后一直血糖偏高,需要控制营养,康复更难了。”说到将来,胡师傅很发愁,自己年纪不算大,以后日子不知道该怎么过。

欠着医药费,办不了出院手续

现在,除了等待身体康复,胡师傅最发愁的是办不了出院手续,不能进行伤残鉴定,“欠着煤炭中心医院1.4万多元的医药费,也欠着太原长城医院1.3万多元。结算不了医药费,就没有办法办出院手续,拿不上病历,进行不了伤残鉴定,不能进入下一步法律程序,拿不到赔偿。”胡师傅是亲戚小王找来做工的,两人之间没有签任何合同。小王是工程分包人,与承包工程劳务的一家劳务公司签的协议,办事处法人代表姓邵。“我的情况公司方负责人是知道的,去北京时让我自己去的,至于费用,说让我先垫付,回来再报账。我花了一万多元,但回来公司就不认账了。公司老是说‘好好养病’,但就是不给医院交费,不给生活费。”胡师傅所说的公司,便是那家劳务公司。小王告诉记者,他没有直接接触工程建筑公司,只是与这个农民工工作办事处签订过一份7至14层二次结构施工的承包协议。他说:“事发后,一直是我联系公司付医疗费,但后来公司就不给付了。”记者从胡师傅在煤炭中心医院的主治医生处了解到,当时胡师傅在医院手术治疗,共花费约15万元,目前还欠1.4万多元。随后,记者联系了劳务公司的法人代表邵先生,对方表示,他前后支付了20多万元的医疗费,“这也不是我们的责任。他摔下去后,我们为了救命给他付了不少钱。责任不能全算我们这里,我们是帮助他,垫付费用。”对剩余的医疗费用,邵先生说公司现在钱也不够,得拨下工程款再说。

正准备材料,请求立案协调

目前,胡师傅已经前往迎泽区劳动仲裁委员会请求立案协调。根据太原市法律援助中心工作人员建议,胡师傅正准备材料,“希望能尽快解决。”他说。那工伤责任算谁的?胡师傅的医疗费应该谁来结清?记者咨询了山西华闻律师事务所曹跃军律师。曹律师说,遇到这类情况,首先要弄清楚发包方是否有相关资质,也就是那个劳务公司的性质,与建筑工程公司之间如何定的合同,“这是要理清劳动关系实施,认定劳动工伤责任。如果有异议,可以报辖区安监局要求鉴定安全责任事故,请他们进行调查。”他介绍,至于工伤医疗纠纷,可以找辖区劳动监察大队或劳动仲裁委员会反映情况,由相关部门进行协调解决。具体赔偿标准,可参考将于6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山西省实施<工伤保险条理>办法》。

本报记者 冯戎

烟雨江湖无限元宝

斗中逗果盘版

悟空救我手游

全民穿越之宫变态版

相关阅读